课外天地 李树青学生专栏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学习天地 → [转帖]纽约攻证参考:沧桑的考证之路


  共有137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[转帖]纽约攻证参考:沧桑的考证之路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admin
  1楼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管理员
等级:管理员 帖子:1887 积分:25766 威望:0 精华:34 注册:2003/12/30 16:34:32
[转帖]纽约攻证参考:沧桑的考证之路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12/19 9:20:50 [只看该作者]

 

纽约攻证参考:沧桑的考证之路

----------谨以此文献给后来者,以及各帮助鼓励过我的人们


公元2015年3月18日星期三9:25 A.M,我的路考通过。刚刚通过,扣了30

考试通过,我没有特别的兴奋和轻松,因为从秋到春的沧桑。我只是想到了,我终于可以写下此文了,为了我曾经的痛苦,也为了或许能免除的后来者的痛苦,也为了那么多帮助我的人。

我是一个没有特别驾驶天赋的人,而且是个中年女性,再加上我是经常反映迟钝,一旦激动又特别鲁莽……如此种种都预示着,我必然要过坎坷之路。但是,我那时不知道!

1999年,我二十出头。我在重庆拿到了驾照,因为种种原因,我驾照作废了。我的口袋驾照,让我误以为,美国的上帝会让我又如此幸运的拿到纽约驾照。那时,我在驾校教练带的几个人中,我是最差的,但考试时,就我一个人处处险过,拿到了驾照。重庆这种破路况,还是踩离合的手动档车,我都能幸运,纽约大平原能算什么呢?

秋天时,参照了各种信息和建议,我觉得找一个美国教练练习几把就可以去考试,考试内容so easy, so easy。难的是听懂指令。于是,我找到了非裔教练Ellan(716-553-0877)(他冬天有时还在搞除雪的生意,熟人10美金一次)。当时是个印度学生推荐的。在后来才知道,许多中国人也常找他。他本人实际上住在bailey路,怪不得他最喜欢在牛村附近操练学生。当时大约是260的样子。他要价是280,十次课,给打了折的。他那儿是个体户驾校。上完之后,我急着想考试,包括我预约上了时间,问他什么时候他能把我的课上完,他很不高兴。一次沟通产生了误会。他发了个6 1/2,让我误会了。问他为什么,不是那么样的呀。把他惹毛了,他要退我的学费。后来经一个女留学生沟通,才明白他是说,他已经上完了六右二分之一个课,而我不信任他。

误会消除了,他也按我的要求把一次一小时的课合成一次两小时,把课程弄完了。最后,他善意地说,如果我觉得没把握,可以取消考试另约。但我那时急着想试一把,不明白他的隐含之意。

第一次是10月底,在tonwanda考试的,用自己的车,访问学者Yang老师陪我去考的。起步之后就是一个all way的stop标志,而且这个地方的隐含难点是,那个高耸的铁路,高于地面那么多,间断了几个block,这个挡视线的地方,非常考验judegment,必要时要二停。而我没有二停,而且判断时,以鲁莽之个性,认为可以通过,正想加油门时,男考官,一白人老头,连喊“stop!stop!”.于是,以dangerous之罪,没考其它项,40挂掉了。回来哭了一场,只叹运气不好。哭完后,气呼呼地又刷了个号。

第二次考试是11月初。在UB maillist上发布广告,找了一位留学生,连人带车40美金,陪我去考试。在排队前,试了一把他的车,就开始考试了。这次碰上了一位特别nice的中年白人女考官。说话是那么和气,口令是那么清晰。下雪,经常不知道第二天还考不考。我也是第二天看到雪停后,才在maillist上找的留学生陪考。(下雪天,只要官网没出停考通知,就一定要考的。下雪天考试在冬季是常态,除非暴雪)但我不知道,雪后暴晴,中午后的阳光是如此刺眼。所以,如果有人碰上雪后暴晴,建有议太阳镜备用。一个左转,阳光刺得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带着刹车转过去的,肯定越线了。然后在一个地方做parallel parking, 从不失手的我,竟然忘记打第一圈了,车肯定趴得不对。老太太和气而略带惊讶地说,this is not parallel parking.这次扣得最多,扣了一百分。但老太太和气,而且各项都让我考完了,我知道自己的一些问题了。而且,大部分人都是两次才考过,那么第三次应该可以过了。所以,在留学生处,我开着自己的旧车回家,因雪后暴晴,让我的挡风玻璃也”蒙了粒沙“,我脑子也被紫外线辐射得晕乎乎的。回到家,睡了一觉。起床后,暴晒的头晕没有了,但还是有失败的感伤。哭一场,然后第二天,刷了一个11月底的号。

第三次考试,这次我同一个导师访问学者Yan老师到了。他是十几年驾龄的老驾驶员。因为他要办一些事情,所以他也成了我的陪练。天天陪练了近一个星期后,他鼓励我,没问题了,只要沉着,应该能过。但这次,我知道我转弯特别不娴熟,总没有底。第二天,找到一位美国PHD陪考。考前,试了一把他的车,感觉刹车特别重,不好控制。考试过程中,果然在stop 标志附近,总停不准。再加上男考官说:”why so slow”,我开得有些鲁莽。在一个three point turn时,前方一个车想要过来,我倒了一半,就等着那个车过了才完成的(常识啊,做这个动作别的车都会等的,关键是别磨蹭)。于是考官又让我打道回府,扣了四十几分,parallel parking也不必做了。回来,哭一场。不知道问题在哪里,不知道怎么继续努力,该花的钱也花了,该练习的也练习了。

后来,C老师给了华人教练,赵老师的联系方式。我电话打过去,他正在buffalo机场准备回国,圣诞节才回来。于是我决定不急躁了,等圣诞节,他回来了再说。第三次考试时,男考官当时不太高兴地问,11月我考过一次了。原来,一般新手的话,不练习满一月再考,他们会觉得根本没有实践足够的时间。

凄凉的圣诞节,新年又发生很多事。(包括车滑雪堆里,警察叫来拖车快200多刀的现金,加一张无证驾驶罚单。申诉。法庭3月12开庭。狡辩后,延迟到5月再开庭,那时若考过驾照或有机会完全撤消)

圣诞节过了,赵老师没回来。一月开始了,UB要开学了,赵老师还是没回来。我搬回去住的house,两个香港姑娘,都是师从Ellan,一次性通过的。一月下旬,另一个香港姑娘一次性通过后,ELLAN很高兴,又一次特意跟我说,他给我特价,他希望帮助我通过考试。他操练那个香港姑娘时,都问过我几次了。华人教练也是等不来了,英语教练不合适,但也只有多练习了。而且每次找车找人陪考也是个事。实际上,Ellan给留学生们的价格是最便宜的。想来也是因为,他们给他更多的成就感,他们乖乖的听他的话。一周一次,十次后还包考试,再考试。练习得非常稳定。考试时,印有driving school标志的车,让考官很有好感,尤其是那种处于可过可不过水平,在线上晃的人。他们十次包括考试,才230元。所以,本来秋季入学者多,个个驾校,个个教练都很忙,他价格又这么低,所以更忙。他的练习时间经常不准,本来的一个小时,有时整个40分钟就结束了(驾校的标准时间是40分钟)。就是有些拖沓。而且他还挺有性格。Yan老师让我联系他,可否教他一两次课,他一直支吾。后来,也报了价40刀一次。最后,他告诉我,一两次课,肯定考不过,这是浪费时间,他不愿意教。而第一次陪考的Yang老师,当初跟他谈成四次课包考130刀,当然Yang老师也一次通过了。总之,美国教练不会象中国大陆的教练那样,挣钱是挣钱的事。而且那次我们发生误会时,他很生气,从来没有人这么催过他(push)。他是一个很nice的教练,也是性情中人。但象我一样天赋,而且英语不好的人,至少效果不会太好。

二月初,终于考试了,这是第四次。而且每一次的时候,教练都说very good。考试当天,他又带我临阵磨枪了一次才考的。(考前热身,真是个好办法啊)。结果考试,全部项目考完,40分,挂掉了。考官是被迫让我不过的。因为一起步,我注意听他left,right去了,到了路口才补救打灯。本来信号灯路口,我加把油我就通过,但我拿不准,临到头时,绿灯变黄又变绿,急刹了。于是再一次左转时,我想不能再拖延了,抢了一把,听到考官惊讶的声音了。

唉,几个月了,又挂了。在车上默默流泪痛苦,因为他带的另一个黑人小年轻儿,是满分通过考试的。小子一直在兴奋中。这第四次考试,实际周末是华人教练加训了的,我觉得自己真的长足进步,突飞猛进了,结果还是考成那样儿。这次考试前两个周末,我都师从赵老师练习了两次,每次两个小时。自己感觉长足进步。那些细微的问题,那个考试的考试点,难点以及每个考试地点容易失误的地区问题,都是弄懂的。完全不象跟美国教练时,有时没听懂,又不知道该问什么,完全是依葫芦画瓢。但是,结果发挥成这样。

回家后,还是大哭一场。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么笨的人呢!!算一下经济账,时间账,投入也不少了。失败感如山裂地崩。

若干天过去了,我痛苦过了,继续行动吧。再找赵老师又练习了一把。(716-4800-275,他的手机是全英文的,须用英文发信息,他也偶尔在maillist 上发信息)。赵老师那儿,用他的车是35刀一个小时,用自己的车是25刀一个小时。多练更有优惠。我对自己的车没信心,在他那儿练习两次后,又才用的自己的车联系了一次。他也说,我的车性价比超高,重未见过我这样的神车。但是有噪音,不适合用于考试。

想想我的失败,与我自己这个旧车也有关系。老驾驶员开过我车的,都叹我这个神车超级性价比,但作为一个新手,我对于刹车那个刹点,总把握不好。第一次上高速时,Yan老师笑了,叹道:“你总说,这老爷车,刹车不好。开个车开得象开推土机一样。我开你这车,一点问题都没有嘛!你看,这高速,时速70了,我还是刹得这么平稳。这老爷爷好得很呢!”唉,那是第二次考试,用留学生的新车对比出来的,那个刹车真是好灵活哦!如果一个新手,把握刹车的刹点,拿捏不当,开车怎么能做的gentlely, smoothly呢。看来,车与人的关系,真象是剑客与剑的关系。若是孤独求败一样,飞花摘叶皆成利剑。而新手只有一把好剑更能助求胜了。

在跟赵教师第三次练习时,赵老师说:你看嘛,各种考试技巧技能,你都知道了。关键是发挥。如果要想发挥好,多多练习,你就练习成条件反射。如果练习少了。你就发挥失常了。现在,你的水平就是在线上线下波动。唉,什么时候才能联系成那样呢??

一周前,跟Zhu老师吃饭时,谈到这个伤心事。他否定了我的方案,对于我这种瓶项状态的人,要进入自由之境,决非一时之功。那么,只有一个方法。碰运气,把考试当成练习!!而且他也否定了我租车考试方案。太新的车,刹点又太敏感了。他们租车自驾时,用过各种不同的新车,刚开始用车时,经常只想带一下刹车而已,结果车一下子就刹停了。这种太敏感的刹车,新手仍会控制不好。于是我就用他的车。他的车毕竟我的车年轻多了!加油,很安静,不象我的车有噪音。我的车加油猛了,那噪音啊。。。。。。Zhang老师笑过,怎么飞机起飞了半天,还没有飞起来呢。我自己难以忍受,花了一百多刀把那排气管改造了。当时,也是脑子晕,人工费都花了60刀,为什么不再加点钱全部改造完呢。只改了车的前半身,噪音在后面了,虽然也比较安静了,但考官听到点噪音,心情会好吗。所以第一,他的车油门让我很有信心了。第二,一直让我头疼的刹车问题,他的车刹点很好感觉到。哪怕是新手,“脚感”也会很好的。再加上外观看上去那么新,他的车给了我莫大的信心。

于是上周四刷到一个大瀑布那么的号,连考点我都觉得没必要看。我考完了,当时觉得三点式调头,没发挥好,可能扣40分(考官不会打临界分的。从没有35分没通过的人,40分起步)。结果,她扣了我75分。考完,信心满满,除了一个失误,赵教练说的那些我都做到了!这次没哭。平静。那个考官非常不nice。起步一个左转,是一个单行道,右边还有辆停着,她就说我转弯太大。我都能判断,她是看我不顺眼。包括另外一个二个车道变为三车道的change lane,我本来一直在右车道,再前进三车道的右道,怎么会一定要打灯呢。完全是可打灯,不打灯之列。

今天考试。考前,我告诉陪考的Zhu老师,我回家又想想,大瀑布那边那个考官为啥看我不顺眼呢。主要是我虽然刹车温柔,可加油太鲁莽了。毕竟晃了她几次,让她很不爽,那些turn扣了好多处,差不多扣了竟二十多分。我今天一定要注意smoothly, gently.还有前面有次午饭后考试,头晕乎乎的。今天一定饿着考试(不要低血糖呵),保持头脑清晰。大瀑布的考试,午饭我只吃了五六成饱,考试时脑子非常清晰。

结果第六次考试,开考没多久,就在一个地方平行趴车时,失误了。我刹车的脚滑了。在打第一圈方向盘时,还没打,竟然发现车子在环环后退了。作为新手,我确实没法把那车再搞对头。我只好对考官说,我misunderstood她的意思了。考了六次,其中有三次碰到考官,出发前问我有什么要说的没,我都要求,simple English,sorry, my English is limited. 这次,上帝慈悲了,她竟然在另一个地方,又让我做了一个parallel parking。听说过,有人three point turn时,搞了两次也有最终通过的。这一次,最后共扣了30分,她让我通过了。想来想去,运气的哪一个点没凑巧都不行。前面三个人都挂了,我这个水平在线左右的,就会碰上考官的恻隐之心。第二是,她确实是个很nice的考官,只有nice的考官,才不会苛刻,才会给你机会证明。第三是,Zhu老师出示驾照时,对她说,半个月后,要回国了。她可能以为我这个考生也要回国,上车前,还面带笑容着。还有我简单的自言自语(一个车见我parallel parking,停等我。我迅速起步观察时,说he’s waiting for me. 过校区时,瞄一眼速度后,感觉路太烂了,我决定速度不超过15,而不是20以下,而且每遇见一个hole避不开时,感叹道:hole!hole!)

牛村第一愚钝之人都终于通过这个考试。前面那么多的文字,我只是想让再来牛村的人们相信,你们一定能通过的。一定能!!别把次数当回事,要掌握如何考试,以及判断自己的情况

下面,是点滴感悟。

1.         自测:你是特有天赋的人吗?博士后zhang,bian老师都帮过我。一个学过5小时车后,就可以通过往返牛村和北校,练习实践后,通过考试,第三次就通过。另一位,别人也只是带过他上路两次,都是自学成才的。而且zhang老师还讲,有一个男生,从未摸过车,上了一次课之后,第二天刷到号就考试通过了。如果没有特别天赋,那只有常规的练习稳定之后,水到渠成之路。

2.         关于运气:我们经常听到某某一次通过。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,年轻的男生的机率是最大的。另外实际是一个性格使然。对于量化感觉特别好的人,谨慎之人,机敏之人,有这些性格优点的人,是非常容易一次通过。因为隐性指标:smoothly, gently怎么来把握。明着判,会扣分在pedal的控制上,而暗着扣分,很多处都可以扣分。这实际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研究生师妹说,他的白人教练要求他速度是25-27之间。她能够控制得很好。所以可以满分通过。一般教练只要求25-30之间。学校区域15-20之间。但实际上,又要考验判断了。情况在变,处理方式则变。比如,一是考官性格。男考官不喜欢开得太慢,女考官才可适当慢点。但正常不能低于20。另一个是路面,有些路面太差,25以上就颠得很了。三是,下雪。雪的深浅除了影响路面,雪堆所遮挡的视线,遮盖的CURB,很多雪堆还是孤形的。其它因素就更多了,路面的hole等等。

3.         关于判断:实际上judgment才是最难的。老驾驶员出的问题不也是在这个问题上吗?除了严重的judgment失误,才会有dangerous扣分出现,另外很多也是隐性的。如转弯,转得过大过小,快还是慢,过路口过还是让。尤其是下雪天,同向道路被趴的车占了那么多,在另外的车来车往中,你怎么过,这不都是判断吗?总之,后来才意识多,这才是最难点。好的教练,常规性会碰上的问题都会教你。运气和判断最联系为一体的。

4.         考点:驾校最喜欢给学生约tornawanda,northtonawanda了,原来这两个考点是相对最容易的。Lock port一个老驾龄的老师考过之后,他觉得还是大瀑布那边容易点。我考过一次,大瀑布那边是一般难度。最难还是buffalo,downtown的这个考点,最适合来练习了,因为难。下雪天,在那边练习,那个片区,街区都很窄,人又多。有单行道。还有五个道路的交叉路口。除了技术熟练之外,真不知道,考官碰上复杂的情况,指令的英语也会复杂一点,能否听懂呢?但是每个考点的设立,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。必然在block短时间内,见到各种标志。包括不会单独考change lane,会让考生上大路,观察到traffic lights的处理,左转或右转时自己明白要处理change lane。有的要二停才能看清,而如果能一定性可以判断可行的,就最好不要二停。Northtonawanda附近有学校,警察局,再远一点有消防队。新手们要警惕可能执行任务出车的情况。尤其是Northtonawanda,考试时如果右转,进入学校区域了可能你都不知道。(就这一个方向开过去,过了一个路口,看不到任何警示前方学校的标志。因为已经在学校区域了)

5.         刷号:常规性约路考,一般是40天左右的号。而一旦预约,就看不到别的了。所以对日期不满意的人,可以先不预约,依*刷号。早上8:30开刷,十分钟左右如果没有新号出来。9点钟后继续刷,在15分钟内如果没有新号出来,就没有了。当然,能刷到的号,源于有人取消。一直没人取消,也就没有号出来。除了我自己刷号,我也帮一位老师刷过号。一般而言,三五天都会碰上比较近斯的号。只有感恩节后圣诞到新年这段时间,本来就放假,老美国都忙着过节,连刷多天后发现,前后十几天的号都没有的。非裔教练虽然是个体户驾校,他的手机,就可以看点各个考点,某几天,所有时段的预约。呵,不同的权限啊。他还让我注意1:30和2:30时段,但我没刷成功过。我基本都是在早上这个时段刷成功的。因为源于取消,所以一是常碰上第二天就考试的号,或者早上9:00,别人不愿意起大早的号。当然,考官们虽然考前一天才知道第二天去哪,当他们都只在那几个考点轮换。如果守着一个考点,很容易碰上老熟人(这也是驾校车,老教练会占优势。老考官们对驾校和教练及其学员水平也有一定的熟悉度),同一考官在你后面几次考试时,就会放得宽松了。听说一位老师一直守着tornawanda考点考,第7次时,考官说,你又来了。总之,这位老师过了。


最后,感谢曾经给我那么多帮助的人们,尤其是朱教师,杨老师,边老师,张老师,刘老师,颜老师等朋友们。



 回到顶部